<sub id="3l7zb"></sub>
      <sub id="3l7zb"></sub>

        <sub id="3l7zb"></sub><thead id="3l7zb"></thead><address id="3l7zb"></address>
        <sub id="3l7zb"></sub>

          <sub id="3l7zb"></sub>
          用戶登錄

          中國作家協會主管

          “青春詩會”第二期:尋找關于愛的答案

          來源:中國作家網 | 周茉  2020年04月17日08:42

          2月13號,趙春光站在酒店落地窗前,看著大半個城市都熄燈的武漢,心里想,這次來,就是要和戰友把這個城市再點亮。

          趙春光是中南大學湘雅醫院援鄂國家醫療隊隊員,2月7號到達武漢,投入緊張的抗疫前線。13號,趙春光和同事們接診了近20個新冠肺炎重癥患者,“那天真的感到了艱難”。

          就在當天晚上,他給自己的父母寫下了這樣一封家書:

          父母大人敬啟:

          兒領命離湘赴鄂,已有一周,衣甚暖,食頗飽,眠極安,父母勿念為盼。

          疫事一起,情形頗烈,武漢三鎮,盡為病土。兒自領命,無一日不著白衣,無一日不在前線,施針藥,救死傷,施我所學,冀有所得,不敢半點兒戲,不敢一絲懈怠,惟望不負二老所囑,醫院所托,國家所命。

          常憶我父,著戎裝,執甲兵,護衛南國天空,兵鋒所指,宵小不敢竄犯。念我母,供三餐,勤耕織,耳提面命,受形秉氣,養育之恩,日日掛懷。猶念垂髫之時,父母命我行正步,敬軍禮,望我從軍報國,以承父業。孩兒頑劣,未進行伍,唯報國之心,時時不敢渙散。今疫事一起,兒自請纓,蹈火而行,生死不念,唯憂我父,溽不知熱,唯慮我母,寒不知冷,星漢兩城,相隔甚遠,不能繞膝床前,兒頗念之,但喜吾妻甚賢,可解二老孤懷,所需所命,可盡驅使,兒雖遠離,亦如膝下。

          此役,萬余白衣,共赴國難,成功之日,相去不遠。蒼蒼者天,必佑我等忠勇之士。茫茫者地,必承我等拳拳之心。待詔歸來之日,忠孝亦成兩全。然情勢莫測,若兒成仁,望父母珍重。兒領國命,赴國難,縱死國,亦無憾。趙家有死國之士,榮莫大焉。青山甚好,處處可埋忠骨,成忠冢,無需馬革裹尸返長沙,便留武漢,看這大好城市,如何重整河山。日后我父飲酒,如有酒花成簇,聚而不散,正是頑劣孩兒,來看我父;我母針織,如有線繩成結,屢理不開,便是孩兒春光,來探我母。

          惟愿我父我母,衣暖,食飽,寢安,身健。兒在他鄉,亦當自顧,父母無以為念。

          時時戎馬未歇肩,

          不懼坎坷不懼難。

          為有犧牲多壯志,

          不破樓蘭終不還。

          不孝兒春光頓首,頓首,再頓首

          家書,往往是長輩對子女的深切教誨,這封短短幾百字的家書,字里行間有趙春光作為兒子對父母的掛念與安撫,這是親情之愛;也有臨危受命為國明志的堅毅與英勇,這是家國之愛。

          生活里總有這樣的特殊時刻,一腔情感涌于心頭,詩歌,成了最具深情的紓解形式。4月16日晚,由央視電影頻道與《詩刊》社、“學習強國”學習平臺、人民日報社新媒體中心、中國作家網、騰訊視頻、快手等聯合推出的融媒體直播“青春詩會”第二期,在詩歌中尋找關于愛的答案,在這場抗疫行動中體悟關于愛的所有平凡卻動人的細微之處。

          青年演員以青春之詩詠青春之志,陳曉、陳妍希、鄧恩熙、范丞丞、高偉光、郭麒麟、胡先煦、韓昊霖、李蘭迪、林志玲、劉敏濤、牛駿峰、王麗坤、王一博、楊冪、楊穎等在第二期青春詩會中獻詩“春天里的中國”。

          愛,是一塊硫磺皂

          青春詩會直播現場,主持人瑤淼與嘉賓中央廣播電視總臺主持人張越連線趙春光,幾天前他剛從抗疫一線“光榮返鄉”,現在正隔離中。視頻中的趙春光精神飽滿,并不顯疲態。奔赴醫院前線時,趙春光的母親掉了眼淚,抱著小孫子送到家門口。父親只是坐在沙發上揮了揮手。

          “父親是部隊老兵,情感比較內斂,不擅表達。”趙春光在連線時回憶與父親的感情,“他會為你做很多事,但不會說出來。”

          臨行前收拾行李,趙春光給自己準備了一塊硫磺皂,用硫磺皂洗漱是父親當兵時的習慣,一直延續到現在。“結果父親又給了我一塊,本來以為時間一個月,一塊夠用了。”

          抗疫醫療前線一呆就是兩個月,父親讓多帶的一塊硫磺皂,小物件派上了大用場。很多時候,父母的愛就在這些不經意的平常中,也許更多是你不曾知曉的,就像趙春光的母親對他說,你走后父親常一夜夜不睡覺,眼睛看著天花板。

          其實,這封家書趙春光是當做遺書寫的。“不知道什么時候能回家,還能不能回家,如果真有什么事,朋友會代我轉交父母。”

          正如張越在現場所說,趙春光沒能完成父親的心愿去部隊,但一樣成了戰士,上了戰場。這封家書不但有對父母的牽掛,更呈現了對國家的擔當。張越介紹,愛在漢語中是一個字,但在有些國家,分為很多不同的詞,表達的具體意思不一樣。比如在希臘語中,愛有不同層級,第一個是欲望之愛,再往上是親情之愛,再往上是精神的靈性之愛,最后是博大之愛。

          讀這封家書,張越很受感動: “每每遇到危急時刻,擁有對生命的愛,對人類的愛,擁有這樣的博大之愛才能夠扛過難關,這封家書里有不斷攀升的意境。我很喜歡家書中的幾句話——懷揣希望與信心,就留在這個城市,看這個城市如何渡過難關。”

          愛,是陪伴,也是再次相逢

          對“90后”女孩阿念來說,疫情給了她一次特殊的成長。自己被確診感染新冠肺炎后,阿念申請調去方艙醫院治療兼照顧病危的外婆。最終,外婆還是離開了。那天晚上,她為外婆寫下了遺體捐贈意愿書,這是外婆生前的意愿。

          外婆的過世,讓阿念重新思考情感與陪伴的意義。在獻給外婆和媽媽的篇章里,她寫下這樣的話:我多么希望,她(媽媽)還能做個孩子。

          “像經歷了一場冬眠,城市與人們在慢慢蘇醒。很多人還是有不敢置信,有很多悲痛,只能通過時間慢慢治愈。”

          阿念以前是個閱歷單薄的姑娘,在方艙醫院的日子,讓她認識了大大小小的朋友,看到了社會的多面,體味了人生百態。經此一疫,阿念重新清理了社交圈子,刪了200多個微信好友。阿念說,人生有限且無常,想把更多的時間與精力留給更值得的人。

          直播現場,吳彥姝、牛駿峰、韓昊霖朗誦了由詩人李木馬創作的詩歌《拉住您的手,緊緊不放》,解讀親情,感念愛:

          ……

          讓我們一起唱支歌吧

          讓這生命的歌謠

          乘著時光的列車回到過往

          穿過黑暗的隧道走向遠方

          我看見你在遠方揮手的樣子

          如同一道曙光叫萬物生長

          我們心手相牽

          緊緊不放,緊緊不放

          直播現場播出的視頻中,很多醫護人員在鏡頭前最大的愿望都是與家人團聚。在張越看來,回來就是接著過日子,經歷生活的常態。“很多時候日子很普通,但是人生就是有特別的時刻,雷劈過,光芒照耀過,你才會倍加珍惜所有的平常,平常中的所有美好溫馨。”

          近日,黑龍江綏芬口岸出現大量入境人員,隨著防控境外疫情輸入工作升級,不少重歸家庭的醫護人員又再次參與到抗疫戰斗中,四川醫療隊隊員與電影人 Angelababy、胡先煦、郭麒麟、王麗坤、劉敏濤一同朗誦了詩歌《雪鳳凰》,獻給英勇無畏的白衣戰士們。

          愛,是為你伸出手

          當下疫情在海外陸續爆發,這場全球的抗疫行動讓我們再次認識到人類是一個休戚與共的命運共同體,親人、友人、愛人的陪伴與跨越地域、跨越人群、跨越國界的人間大愛,讓我們有信心有力量打贏這場疫情防控全球阻擊戰。

          若愚與可馨是一對孿生姐妹,分別在法國巴黎和德國博恩。不久前,若愚還和德國本地同學有過關于是否戴口罩的爭論,疫情爆發后,德國同學也逐漸認識到嚴重性,若愚和朋友們將祖國為海外學子寄送的防護用品包分發給鄰居與同學,“他們現在物資都比較緊缺。”

          妹妹可馨早在國內疫情爆發之初,便與友人建立英文募捐網站,用所籌錢款為武漢寄送了五百余套防護用具。此刻她遠在海外,又充當起疫情嚴重時傳遞友愛與善意的中國青年。

          “每一個意大利人,身邊都有一個中國朋友。”在直播中,詩會連線了中意商聯副秘書長葉瀚文,他和志愿者們建立了網上方艙醫院,為需要服務的患者提供及時就醫需求與信息。

          守望相助,共渡難關,同一個世界,我們同在。在全球防疫攻堅戰中,中國充分彰顯了大國擔當,呼吁國際社會團結抗疫,共建美好未來。正像王一博誦讀的詩歌《大世界小世界》所寫:

          人們嘗試交流,遠方才會相聚 

          一切生靈便可以——倏爾 

          變成親近的樣子……

          三级黄影片大全性爱视频 - 视频 - 在线观看 - 影视资讯 - 品尚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