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b id="3l7zb"></sub>
      <sub id="3l7zb"></sub>

        <sub id="3l7zb"></sub><thead id="3l7zb"></thead><address id="3l7zb"></address>
        <sub id="3l7zb"></sub>

          <sub id="3l7zb"></sub>
          用戶登錄

          中國作家協會主管

          駐足大石橋

          來源:中國藝術報 | 溫亞軍   2020年04月21日07:27

          午后,在營口的大石橋短暫逗留。

          大石橋聽起來像個村鎮,或就是村鎮的一座古老的石橋,披著風雨,帶些傳說。起先我一直這么認為,這是概念性的先入為主。后來才知道大石橋的地位可比一個村鎮高多了,是遼寧營口的一個縣級市。戰國時期為幽州屬地,秦屬遼東郡,漢屬元菟郡,唐屬安東都護府,民國初始建為營口縣,后幾經變化,于1992年撤縣設市為大石橋市。為什么名字里有一個“橋”字呢?原來還真跟橋有關。大石橋本不叫大石橋,據說,是先有路家店,后有大石橋。原先這個地方山連著山,山上樹木繁茂,山下也只有一片空地,遠離村屯,幾近荒蕪。后來,在現在南頭十字街酒廠以東的地方,慢慢地落腳了十幾戶人家,形成了一個小村落,有戶人家開了個客棧,叫路家店。因大石橋地處蓋縣和營口交界處,所以來來往往的人都到這個路家店歇息。緊挨著路家店有一條淤泥河,顧名思義,是條泥沙阻礙的河流。有一天,一個老頭過河時不慎跌入河中,被冰涼的河水凍得發了高燒,全身無力沒法行走,就歇在了路家店里。后來老人病慢慢好了,路家店老板向他要住店錢,老頭身無長物,便從山上背了一塊石頭交給店家說:“今年官家會來淤泥河修橋,這塊石頭能派上用場,可以頂上我的十兩住店錢。 ”老頭說完,沒等店家反應過來,人就沒影了。不久,官家果真派人來修橋,修造的是座石橋,快修好時才發現缺一塊柱腳石,準備派人四處去找,突然間發現路家店門口的石頭是個不錯的柱腳石,便上門商議。店家記著那個老頭的話,張口要十兩銀子抵老頭的住店錢。監工著急要用石頭沒猶豫就答應了,誰知店家見監工爽快,便起了貪心,改口要價五十兩。當時,監工已命人把石頭抬到了橋上,聽到店家變卦非常生氣,讓老板把石頭搬走。誰知這石頭落地,竟然生了根一般,任多少人都無法搬動,只能做了石橋的柱腳石。故這個地名叫大石橋。據當地人說,幾十年前那座石橋還在,這條河還叫淤泥河,后來隨著城市化進程,石橋消失了,淤泥河也改成了現在的唐王河。

          “淤泥”與“唐王” ,像是最為底層的民眾與高端的王侯的差距,名字的變化,倒像是寓合了這條河身份地位的變化。其實,將淤泥河更名為唐王河,源于一個美麗的傳說。相傳,唐貞觀五年,唐太宗李世民御駕親征高麗。大軍過了建安城(今蓋州市) ,在淤泥河附近形成兩軍對壘之勢。這天,唐王在御營中喝完酒,乘著酒興單人獨騎出了營門,要去觀察敵情。忽然,他發現前面的路上,有一個騎馬的黑臉將軍,他以為是元帥尉遲敬德前來觀察敵情,急忙打馬追去。前邊那人騎馬跑得很快,唐王直追出幾里路,眼看來到了淤泥河拐彎處,那個人也聽見了后面的馬蹄聲,回頭一看,兩人皆大吃一驚,原來前邊那人不是敬德元帥,而是高麗的元帥蓋書文,他化裝成唐將來偷窺唐營。蓋書文一看追來的人是唐王李世民,心中竊喜,心想看你唐王能有多大本領,現在就你我二人,一對一,還能跑了你不成。他調轉馬頭,大喝一聲:“賊王看打! ”蓋書文手使鋼叉,直向唐王刺來。唐王發覺上當急忙應戰。兩人戰了十幾個回合,唐王不是蓋書文的對手,撥馬便逃。跑著跑著,一條河攔住了去路,蓋書文在后面窮追不舍,唐王無路可逃,只好縱馬沖進河中,沒想到這是條淤泥河,馬到河心,四蹄深陷在淤泥里拔不出來。見此情景,蓋書文哈哈大笑:“天助我高麗也! ”隨后,他威逼唐王寫降書順表,便可放唐王一馬。唐王被逼無奈,剛要撕下龍袍下襟,咬破中指寫降書,這時,河岸上有人一聲大喝:“蓋書文休要逞強,看打! ”唐王抬頭一看,見一員大將,胯下白龍馬,身上銀盔甲,外罩素羅袍,手持亮銀盤龍戟,向蓋書文殺將過去。來將是唐朝大將薛仁貴。薛仁貴力猛戟沉,幾十個回合,蓋書文自知不是對手,趁薛仁貴不備,放出飛刀,虛晃一招,撥馬逃跑了。薛仁貴看唐王陷在河中,也不追趕蓋書文,急忙過來救主。他下馬跪在河邊,口呼:“我主受驚,小臣救駕來遲,請我主恕罪! ”唐王喊道:“薛將軍快快請起,快來救駕。 ”薛仁貴站起身問:“請問我主,文救還是武救? ”唐王不解:“文救怎講?武救怎說? ”薛仁貴道:“文救是小臣下河把我主背上岸來。武救就是小臣在岸上,用亮銀盤龍戟把我主連人帶馬一起挑上岸。 ”唐王一生南征北戰,深愛戰馬,忙說:“武救,武救! ”話音剛落,見薛仁貴小心翼翼把亮銀盤龍戟插到唐王馬肚底下,輕輕向上一挑,唐王連人帶馬被挑到了岸上。從此留下“馬陷淤泥河,薛仁貴救駕”的歷史典故,后來也曾將此河稱為唐王河,但當地人還習慣稱為淤泥河。

          由此可見,淤泥河就歷史而言,還真是名符其實呢。

          現代生活的發展已經不容一條淤積污泥,流通不暢,甚至日漸變得臟亂的河流存在。要知道,這條河可是大石橋市境內主要的外流河,發源于百寨街道圣水寺村北,流經圣水寺村、曹官屯村南,入淤泥河主流;經徐家屯村、鋼都街道的聯合村、解放村、新民屯村西,穿過中長鐵路注入大旱河的,在大石橋市有著不一般的地位。正因為此,政府才有意提升淤泥河的品質,使其成為真正有風范的“唐王”河。控源截污、垃圾清理、清淤疏浚、護坡新建、生態修復、亮化河堤,一系列的治理措施實施后,唐王河水質環境明顯有了改觀。一條在歷史上滿是淤泥,在現代生活里有無數垃圾、充斥著暗排污水的河流,如今已被改造成花紅柳綠的景觀河,成為大石橋市一道亮麗的風景線,更是人們休閑游覽的最佳場所。

          唐王河,在當今大石橋人的生活中,它同樣有著名符其實的身份和地位。

          三级黄影片大全性爱视频 - 视频 - 在线观看 - 影视资讯 - 品尚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