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b id="3l7zb"></sub>
      <sub id="3l7zb"></sub>

        <sub id="3l7zb"></sub><thead id="3l7zb"></thead><address id="3l7zb"></address>
        <sub id="3l7zb"></sub>

          <sub id="3l7zb"></sub>
          用戶登錄

          中國作家協會主管

          秦嶺《走出“心震”帶》:在災難中重生

          來源:文藝報 | 李鳴生  2020年04月20日08:52

          《走出“心震”帶》將筆鋒直抵“人”的心理世界,讓讀者置身于心理干預和援助的現場,感同身受地體會心理患者的陰晴圓缺和走出“心震”的艱難歷程,在文學與心理的同頻共振中,不經意間便找到自己,從而產生心與心的直接碰撞與交流。

          庚子早春,史無前例的新冠病毒突如其來,數以億計的中國人日日夜夜在劇烈的“心震”中苦苦煎熬,度日如年。恰如一位西方學人所言:“死亡是一場災難,更是活著的人的災難。”

          “活著的人的災難”,事關重大。

          心理學專家認為,從“心震”到PTSD(災后應激性障礙)的距離,僅一頁薄紙,而PTSD距離抑郁癥、焦慮癥、強迫癥、狂躁癥、幻想癥以及各類精神類疾病亦不過一步之遙。據世界衛生組織統計,全球每年自殺人數約100萬,中國每年就有近30萬,還不包括6000多個自殺未遂者。而因失學、下崗、婚姻等問題引起的心理問題的人群,則是自殺人數和精神疾病總和的10倍以上。還有數據顯示,中國的抑郁癥患者已超2600萬。即是說,中國民眾心理、精神疾病的覆蓋面,已經達到了一個非常可怕的臨界點。究其原因,正是嚴重的心理危機和PTSD把人們推入了心靈的廢墟和死亡的深谷。

          此次新冠病毒,到底使中國乃至全球多少人的心理遭受創傷,目前還無法給出一個準確的答案。但有一點卻是可以肯定的,即因疫情造成的PTSD、抑郁癥、狂躁癥、幻想癥以及其他心理創傷、心理疾病、精神類疾病患者,遠超17年前的非典和12年前的汶川大地震。汶川大地震造成的死亡和失蹤人數約8萬,但遭受心理創傷的人數則高達465萬。可見災后的心理干預何等重要。

          而就在這時,一部全面反映災后心理援助的圖書正式出版了。這就是由中國科學院、中國作家協會、中國科學技術協會聯合組織,天津作家秦嶺執筆撰寫、浙江教育出版社出版的《走出“心震”帶》。

          《走出“心震”帶》是中國第一部反映災后心理援助的長篇報告文學。該書以汶川地震、玉樹地震、舟曲泥石流、天津港爆炸、鹽城風災、昆明火車站暴恐襲擊等一系列重大災難為背景,熔思想性、文學性、史料性、科普性于一爐,既深度揭示了災難幸存者、死難者家屬以及社會各界人士遭受各類心理創傷、精神疾病折磨的嚴酷現實,也敘寫了中國科學院心理研究所、中國心理學會、部分高等院校組織心理專家在災后心理干預和援助實踐中取得的重大技術突破,以及廣大心理志愿者陪伴心理創傷人員走出“心震”的感人故事。該書的出版可謂恰逢其時,一經問世,便被全國多家心理機構納入新冠肺炎疫情防控期間開展心理干預、心理援助的參考書目。

          按理說,用文學來反映心理學科是一件不討好的事。因為人類大大小小的心理創傷、心理危機和精神疾病完全是個體化的,甚至是私密的,更何況現代心理學科從西方引入中國尚不足百年,在民間甚至還是一片盲區。秦嶺獨具匠心,用獨特的文學視角予以呈現,比如在闡述《災難的遠與近》《猙獰的PTSD》等史料性、業務性的內容時,作者改變敘事方式,把中國與全球、當代與古代結合起來,既注重探源,又不忘覓史,讀來引人入勝。在《“100865‘我要愛’”減壓熱線》《本土化測評工具》《發現心理“臺風眼”效應》等涉及學術性問題的篇章中,作者既突出情節的敘事節奏和故事性,又把大量數據變為求證、解析的引擎,化枯燥為生動,增強了可讀性。而在敘寫《自殺、訣別者言》《防火、防盜、防心理咨詢》以及“靈魂復蘇”“心理療傷”等有關的事例時,則把一例例個案中的心理創傷與生活中的車禍、投毒、跳樓、工作倦怠、情感危機、逃學厭學等普遍性聯系起來,既有深入淺出的比照,又有簡約入微的勾勒,把心理現象、心理援助的必要性寫進日常生活的方方面面。

          一般而言,文學面對科學領域的書寫,很難避開對一些科學理論、淵源、原理、規律等問題的詮釋,稍有不慎,便會陷入資料堆砌、學術鋪陳的泥淖,變成既不像學術報告,又不像新聞報道,更不像文學作品的“三不像”產品。令人欣慰的是,《走出“心震”帶》既有睿智的理性思考,又有生動的文學書寫,堪稱一部真正意義上的報告文學佳作。統觀全書,作者采用多視角透視、交叉式敘事的藝術手法,用“看點”化解艱澀,讓“焦點”回歸生活,甚至針對某些問題干脆直接采取與被訪者“對話”的方式,因而使文本在整體上顯得有張有弛、有疏有密,又讓細節處顯得真實生動、可靠可信。

          尤為可貴的是,《走出“心震”帶》不是在一般意義上寫人物的故事與情感,而是將筆鋒直抵“人”的心理世界,讓讀者置身于心理干預和援助的現場,感同身受地體會心理患者的陰晴圓缺和走出“心震”的艱難歷程,在文學與心理的同頻共振中,不經意間便找到自己,從而產生心與心的直接碰撞與交流。

          18世紀英國作家、《魯濱遜漂流記》的作者丹尼爾·笛福曾經說過:“對災難的懼怕,要比災難本身可怕。”的確,一切災難說到底,都是自我災難。而有自我,便有一切不能自拔。因為我們所有在災難中活下來的人,都不過是劫后余生。當下,新冠肺炎疫情蔓延全球,肆虐不絕,致使大面積的社會性心理危機持續加劇。因此,心理知識、心理干預以及心理援助便顯得尤為重要。《走出“心震”帶》告訴我們,人類只要走出“心震”,便能走出心理危機,一旦走出心理危機,心靈的廢墟便可重現生機。

          三级黄影片大全性爱视频 - 视频 - 在线观看 - 影视资讯 - 品尚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