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b id="3l7zb"></sub>
      <sub id="3l7zb"></sub>

        <sub id="3l7zb"></sub><thead id="3l7zb"></thead><address id="3l7zb"></address>
        <sub id="3l7zb"></sub>

          <sub id="3l7zb"></sub>
          用戶登錄

          中國作家協會主管

          《忘憂花開》:我的袍子上,只有美麗的圖案

          來源:文學報 | 張潔  2020年04月20日08:51

          學校將舉辦義賣活動,主人公忘憂翻出自己平時收存的寶物,選擇參加義賣的物件。她“一邊想什么東西可以捐獻出去,一邊又覺得這些東西上面承載了許多回憶,捐出去,就相當于把這些往事從我的生活中剝離了。”作者接著寫道:“張愛玲說,生活是一襲華美的袍,上面爬滿了虱子。我的袍子上,卻真的只有美麗的圖案,割舍心愛的舊物,就像是把袍子上閃閃發亮的裝飾給挖掉了,禿了一塊,看上去慘兮兮的。”

          讀到這兒我不由停頓住,細細地再看著文字,默念后才不舍又心滿意足地往下移動視線。兩個袍子的對應中,少女的鮮活之氣呼之欲出。這段話好似畫筆的印跡或者鏡頭里的影像,帶來了那個女孩的身影,她的眼神清澈、明亮,面容純誠而光滑。我感覺到她的氣勢并在其感染下,情不自禁地想到:總是她(她們),清晨第一個對露珠歡笑。

          當讀完整部小說、從最后一個標點中抬起頭時,“我的袍子上,卻真的只有美麗的圖案”如一陣風游出腦海。在我眼中,這部作品就是這樣的一件袍子,它專屬于孩子、他們套在身上后一個個看上去像極了天使。

          戴縈裊的長篇小說《忘憂花開》寫一個住讀女孩在小學最后一學期的生活。

          女孩的名字叫忘憂——“我的爸爸媽媽大概想讓我皮實些,少皺起眉頭,多咧開嘴笑笑”,但是,“如果有人把我介紹給別人,說‘這位是忘憂’,說不定,有人會聽成‘這位是網友’。”當然,我們都知道,這是完全可能發生的事兒,它確實是個有點兒麻煩的名字。“何況,憂愁哪有那么容易忘?”

          故事由此拉開序幕,寒假結束將去學校住讀的前夜,忘憂向爸爸媽媽提出要改名字。

          名字當然改不了,忘憂仍然叫忘憂。生活也照舊繼續。忘憂和她的伙伴們也繼續那樣笑笑哭哭一會兒唇槍舌戰一會兒思考人生,動著這個年齡孩子都動的腦筋,做著這個年齡孩子都做的事兒,同時在這當中,繼續悄無聲息地分離出你我他她——每一個人有意無意地踏出自己的腳印。最后,在小學生涯的終點,大伙兒相聚在學校里領取畢業照和學生手冊,“跨越了小學生活”的忘憂“突然喜歡上了自己的名字”。顯而易見,作者給主人公取名忘憂十分用心。全書共十七章,聚集著忘憂特別難以忘懷的場景,清晰地勾畫出她在這半年里身處家庭、學校包括社會等環境中的生長。

          書中令我怦然心動的何止如題一個句子。作品開頭關于名字的話語不僅讓人啞然失笑,也活脫讓人看見一個苦惱中的女孩。她是在為名字煩惱,但其中也有更廣泛的含義。煩惱是成長的一分子,也會與內心生長有關,會帶上莫名的成分,于是渾然不覺抓住了自己的名字,總之,幾句話,忘憂這個人物就從字面跳進了真實的生活感覺中。

          小說讓人欲罷不能的是故事,故事離不開精巧構思,同樣離不了語言的傳達。而文學本身即一種語言藝術,文學作品的語言可以是干枯的樹枝,可以是過冬的石榴樹枝條,可以是初春時節樹液涌動的樹木……《忘憂花開》里,語言的豐潤中,從容的敘述盡顯開闊和滋味,同時顯現浪花翻卷的情景。它們在自然、樸素的表達中所包含與容納的活力、幽默、優美、機智、溫度、精準性、形象感、嚴密思維,為文本帶來了錯落有致的豐富,不露痕跡卻有效地帶動了情節的節奏,甚至壯大了情節。

          在這兒,語言的生命感及其產生的力量和空間令我驚嘆。

          (《忘憂花開》戴縈裊/著,新蕾出版社出版)

          三级黄影片大全性爱视频 - 视频 - 在线观看 - 影视资讯 - 品尚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