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b id="3l7zb"></sub>
      <sub id="3l7zb"></sub>

        <sub id="3l7zb"></sub><thead id="3l7zb"></thead><address id="3l7zb"></address>
        <sub id="3l7zb"></sub>

          <sub id="3l7zb"></sub>
          用戶登錄

          中國作家協會主管

          《小說選刊》2020年第5期|范小青:朝去夕來人海中(節選)

          來源:《小說選刊》2020年第5期 | 范小青  2020年04月21日07:39

          1

          朱敬利和姚新梅,大學老師,為人師表,以身作則,他們教的學生,雖不敢說個個出人頭地、出類拔萃,但至少也都是事業有成,拿得上臺面的。

          只是朱敬利的性格,比較內斂,別說是自我吹噓,即便是自己的學生,他基本上也不會過多說道,更不會像某些同事那樣,有事無事找學生,讓學生幫著干這干那,或者是有事無事炫學生,炫得老師大放光彩。

          但凡這樣的老師,無不顯得生龍活虎,生命特有異彩。

          院系集中開會的時候,老師們湊在一起,常常話題一轉,就開始顯擺自己的學生了——

          昨天我去長平縣辦個事,一看,耶,縣委書記,我學生。

          或者,周日晚上大華集團老總請吃飯,我學生。

          或者,我那個學生李樂,你們記得吧,上個月任命省委書記的大秘。

          總之,沒有哪個老師不希望自己的學生發光發亮,這是人之常情嘛。

          這樣的場合,朱敬利基本不說話,有的老師說學生說過了頭,嘴角都有了白沫,自己都有感覺了,卻不自省,反而覺得是朱敬利不對,就陰陽怪氣地說,老朱不用靠別人發光,老朱自帶光芒。

          朱敬利說,別,別,現在到處都亮閃閃的,亮瞎眼,別再光芒啦。

          其實也不是沒有例外的,朱敬利也曾經為了某些事情,找學生幫過忙,不過那已經是好多年前的事情了,不提也罷。

          現在朱敬利和姚新梅,都已經過了六十,在高校工作,退休的年齡要延長幾年,否則他們也許已經是廣場舞或者旅游大軍中的一員了。

          朱敬利和姚新梅大半輩子清白做人、認真做事,雖然還沒有退休,但是工作基本上已經接近尾聲,人生和事業也可以用功德圓滿來形容。雖然朱敬利不會這樣形容,但事實就是這樣的。

          所以,現在,這個家庭,這對夫婦,他們最大的心思,就是兒子朱運的婚姻大事了。用姚新梅經常說的一句就是,我們家,現在是萬事皆正常,只差東風來。

          從兒子上高中開始,東風倒是來了又來,可是來了又來,等于就是來了又走,從高中的初戀,到大學的女同學,再到工作單位的同事,又到另一個工作單位同事,朱運走的是正常的正確的戀愛道路,不偏不斜。

          至于為什么一直沒有達到談婚論嫁的階段,或者說,始終沒有進入婚姻的實質性階段,怨無可怨,怪無可怪,只能說,緣分還始終沒有到。前面那些,都是命運他老人家虛晃一槍而已。

          朱運已經三十四歲了。

          朱老師和姚老師真著急了,一想到這個事情,心情簡直就糟糕透了。

          其實,朱敬利并不是個想不開的人,他甚至也想過,就算兒子不婚,又是多大的事呢,現代社會,本來就是滿足個性的社會,是多元多樣的社會,為什么不能網開一面,還人真正的自由呢。

          可是他說了不算。

          現在,所有的人,親朋好友、同事、老同學、鄰居,甚至小區的保安,甚至打掃衛生的鐘點工,都會提及他兒子的婚事,甚至校長看到他,也關心地問上幾句。

          朱敬利努力一輩子,只是一個普通教授,因為兒子結婚遲一點,他倒成了名人了。

          名人自然會被關注,所有關注朱運婚姻的人,個個都比朱敬利還著急,說話也一個比一個有水平。

          差不多了啊,可以結了啊。

          還不考慮啊,你們也太不把兒子的事當回事了。

          你們這樣不對的啊。

          你們是有問題的啊。

          肯定是你們對兒子太放縱太沒有要求了。

          肯定是你們要求條件太高了,看不上人家女孩子。

          什么什么什么……

          雖然朱敬利一向溫和,但這樣的話聽多了,他也來氣呀,什么意思,好像是我在阻止我兒子結婚,好像事情是我們夫婦搞出來的。天地良心,真叫人郁悶。

          后來倒是姚老師先想通了,當然也是被逼得沒辦法才想通的。現在她有了主意,怎么對付外界的壓力,試了幾次,果然有效。趕緊告訴朱敬利,要是再有人說你,你就怎樣怎樣回敬。

          于是朱敬利也有了撒手锏,但凡有人問道,朱運怎么還不結婚呢?他就說道,快了快了。人家就沒話說了,最多補一句,那就好。

          或者,有人又要批評他了,說,老朱啊,你怎么不著急呢?

          他就說,不用急了,他們已經在商量領證了。

          哦,那就好,啥時辦喜宴呢?

          十月一號。

          在哪個酒店?

          喜來登。

          喜來登,五星級,贊。

          哈哈,朱老師心里笑著,感覺享受到了捉弄別人的快樂。

          這辦法好,果然大家不再多問了,日子好過多了。

          其實,這只是看起來風平浪靜,事情并沒有解決呀。暗流洶涌,只會越來越厲害哦。

          他們哪里想通了呢,他們根本沒有想通,他們是不可能想通的,他們只會越來越想不通,直到把自己憋死。

          所以,當忽然有一天,兒子回家,對他們說,我要結婚了。

          你可以想象朱老師和姚老師的心情。

          畢竟是要結婚的對象,朱運再怎么自說自話,但是對方的大致情況總要告訴一下父母。朱敬利夫婦這才大致知道了未來兒媳婦的大致模樣,先是學歷、身高、長相之類外部條件,然后是習慣、脾氣、愛好之類的內在氣質,最后就說到家庭了。

          姚新梅早已經幸福得蒙圈了,什么條件,什么家庭,一概照單全收。

          朱敬利心里卻有些異樣,女方的父親是做生意的,他奇怪兒子朱運怎么會結識這樣一個女孩子,似乎那樣一個家庭,各方面都和他們這個家八竿子打不著的嘛。

          朱敬利再追問了一下,終于知道了,是一次參加朱小孟組織的聚會,認識的。

          李姑娘是朱小孟的朋友?

          朱小孟是個沒心沒肺沒頭沒腦的孩子,他會這么留心、這么用心給朱運牽線搭橋嗎?

          朱敬利心里有些疑惑,忍不住給朱小孟打電話,朱小孟接了電話果然愣了一愣,他都想不起李姑娘是誰了,后經朱敬利提醒,才想起來,趕緊說,哦哦,那個,那個李,她不是我朋友,大概,我想想,大概她爸是我爸的朋友。

          朱敬利又奇怪,她爸和你爸?

          朱小孟說,具體我也不清楚,大概就生意上有來往的那種朋友,您說那天聚會——哪天聚會?哦,大概是我爸讓她來的。

          朱小孟說話,基本上句句帶個“大概”。

          那天你爸在場嗎?

          大概在的,哦,我再想想,這事情有蠻長時間了,我爸大概在的。

          朱小孟他爸,終于浮出水面了。

          朱敬利看了姚老師一眼,姚老師也正在看他呢,他們對視了一下,心照不宣。

          是大龍在幫助他們。他是不動聲色地幫助,他是悄沒聲息地幫助,他對他們十分了解,他一直就是這樣的。

          如果真是這樣,他們肯定要面對大龍的。

          朱敬利先給大龍打個電話,大龍聽到朱敬利的聲音,十分高興,興奮地說,大哥,好久沒接到你電話了。

          朱敬利也不跟他兜圈子,直接就說,大龍,朱運談的那個李姑娘,是你介紹的吧。

          大龍老老實實地說,大哥,那倒不是有意介紹的,那天她爸爸媽媽帶她來我家做客,我看小姑娘沒有心思聽大人說話,一直在看手機,恰好小孟有小朋友聚會,我就建議她一起去玩玩。

          朱敬利立刻反問,但是那天朱運怎么會去的呢?朱運平時和小孟來往并不多。

          大龍說,大哥,這個我真不太清楚,聽小孟說,那天他正好和朱運在通電話,就隨口問他來不來,朱運就說來,后來就來了,來了,兩個人就對上眼了,真的大哥,就是這么碰巧、這么簡單。

          朱敬利才不相信大龍輕飄飄的口氣,他堅信那天的場合肯定是大龍特意安排的,但是大龍不想邀功,搞得好像完全是無心插柳似的。

          大龍知道朱敬利不相信,又解釋了幾句,說到最后,大龍笑了起來,說,哎,大哥,你怎么像是在審問我呢?

          朱敬利其實早就知道,自己的問題有些無理,就算這些都是大龍一手安排、精心策劃的,又怎么樣呢,這不正是他們需要的、急需要的嗎?更何況,大龍肯定是出于好心,這一點都不用懷疑,做好事不留名,還要受到責問,這簡直是莫名其妙是非顛倒了。

          被大龍點穿了,朱敬利頓時有些尷尬,好在大龍向來善解人意,趕緊說,大哥,關鍵是緣分呀,緣分到了,你擋也擋不住,緣分不到,你急也急不成,跟誰介紹關系不大的。

          好像一切和他無關似的。

          讓朱敬利不覺得欠他一個大人情。

          關于誰欠誰的人情這個問題,一直在朱敬利心里擱著,最早的時候,大龍是找過他,有事情要求助于他的一個學生,也就一兩次而已。后來大龍就漸漸地自立自強起來,再到后來,或者說到現在,大龍已經完全用不著找朱敬利的學生幫忙了,反倒是朱敬利有什么困難,可能還需要依靠大龍的關系呢。因為朱敬利夫婦一直在學校,又不太愿意和人交際,社會關系網織得遠遠不夠。

          尤其是到了一定的年齡,跟醫院打交道就多了起來,有同事經常開玩笑,說到了這個年紀,就后悔,年輕時沒多交幾個醫生朋友。

          現在朱敬利想找個醫生,大龍也能幫到忙。但是在大龍那里,卻永遠是把朱敬利掛在嘴上,見人就說朱敬利是他的恩人,他總是對人說,我有今天,都是我大哥幫的。

          好像朱敬利幫過他一回兩回,他就永遠欠上朱敬利的情了。

          朱敬利不喜歡這種感覺,所以后來和大龍的來往并不太多,只是逢年過節,象征性地、禮節性地接觸一下,不至于斷了關系。

          姚老師的性格和朱敬利不一樣,不拖泥帶水,也不喜歡多管閑事,在對待大龍的問題上,她不像朱敬利想得那樣多,態度始終是不亢不卑,既不特別熱情,也沒有特別的冷淡,畢竟大龍和她沒有直接的關系,談不上什么情分情感。但是現在因為朱運的事情,姚老師對大龍的態度,徹底改變,口口聲聲,大龍靠譜的,大龍靠譜的。

          從朱敬利的角度聽,好像大龍靠譜,而他反倒不靠譜了。

          他想多了。

          朱運帶李姑娘和父母見面,朱敬利打電話問大龍參加不參加,大龍說,我怎么參加,我參加算什么,我當個八竿子打不著的電燈泡哈。

          好像事情真的完全和他無關。

          整個吃飯談話的過程中,李姑娘多次提到朱叔叔,到后來幾乎一口一個朱叔叔了。

          第一次朱敬利還以為是喊他的,心里一激動,但很快知道李姑娘喊的是大龍。從李姑娘的介紹中,才知道大龍和李爸爸,生意往來已經有好多年了,但一直還是好哥們兒,大家都說生意場上無朋友,大龍和李爸爸的關系,倒是難得。

          接著李姑娘又說了爸爸叫李全生。朱敬利覺得這個名字似乎有點耳熟,但是想不起來怎么會耳熟,就說了一句,李全生,名字有點熟呀。

          李姑娘笑了笑,說,會不會是聽何老師提起的——她見朱敬利對“何老師”感到茫然,又說,何老師就是何向軍,他是我爸的合伙人,他負責技術……

          朱敬利說,哦,是何向軍。心里又起了點波瀾,何向軍是他的學生。

          李姑娘說,說起來,還是大龍叔叔把何老師介紹給我爸爸的呢,那時候我還小呢。

          朱敬利完全不記得自己曾經給大龍介紹過何向軍,因為大龍一直是搞基建行業,和何向軍的專業技術沒有什么關系,把他們湊到一起的可能性不大,大龍的事業也不會需要何向軍的專業。

          晚上回到家,坐進書房,心情不能平靜,當然,主要是朱運的事情終于解決了,李姑娘看起來也很懂事,姚老師也是滿意的。

          一切都很順利。

          美夢成真,而且一下子來得那么快。

          只是總覺得另外還有什么事情沒有放下,思來想去,自己判斷是因為何向軍這個名字,就直接給何向軍打了個電話,因為有好長時間沒有聯系了,何向軍聽到老師的聲音很高興,連喊了兩聲朱老師。

          朱敬利說,何向軍,問你個事,你認得朱大龍嗎?

          何向軍說,哦,認得,當然認得,好多年前就認得了。

          朱敬利說,你還記得你們是怎么結識的嗎?

          何向軍“啊哈”了一聲,說,雖然具體情節記不得了,但是肯定是老師您介紹的。

          朱敬利說,我怎么一點也不記得了?

          何向軍說,朱老師您可能事情多,忘了,您想想,我是您的學生,朱總是您的弟弟,哦,是堂弟吧,我們兩個能夠結識,不是通過您,還會是通過誰呢?

          朱敬利確實不能反駁,但他確實記不得了。

          ……

          三级黄影片大全性爱视频 - 视频 - 在线观看 - 影视资讯 - 品尚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