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b id="3l7zb"></sub>
      <sub id="3l7zb"></sub>

        <sub id="3l7zb"></sub><thead id="3l7zb"></thead><address id="3l7zb"></address>
        <sub id="3l7zb"></sub>

          <sub id="3l7zb"></sub>
          用戶登錄

          中國作家協會主管

          堅守戲劇的專業素質和專業精神

          來源:文藝報 | 胡薇  2020年04月20日08:27

          創作技巧的提升不是一日之功,只有先端正創作態度,不投機取巧,精益求精,才有可能破除創作上的僵化、同質化和模式化,煥發出創作內在的精神力量,讓作品透過劇情表面的外在,真正展現出戲劇自身摧毀庸常、震撼心靈的力量。

          中國話劇史上的幾次高峰都曾經得益于創作者們思想與情感的深邃和豐沛,但隨著物質生活的提高,在經濟持續發展、戲劇市場繁榮、創作較之以往獲得更多的自主及自由的當下,很多藝術作品的精神品質卻反而下滑,許多缺少靈魂的戲劇作品被批量制造了出來,以至于全國上演的原創劇目數量雖多,能夠引人思索、本質上具有時代特征、民族特色的佳作依然難尋。

          近年來,從國家到地方陸續出臺的扶持、鼓勵原創的政策和措施,以不同的方式重新激發了廣大戲劇從業者的創作熱情,盤活、繁榮了演出市場,不過其雙刃屬性的問題也在逐漸顯露:各地國有院團和民營機構為爭取各種基金和獎勵,爭相加入到舞臺劇演出的運作中來,不同團隊在創作上的良莠不齊暴露在大眾面前,試圖精益求精者有之、渾水摸魚或是涸澤而漁者亦有之。而作為話劇來說,如果缺少精神空間、喪失思想光芒,任何所謂的新技術、新方法甚至新形式都會被迅速淘汰。

          當下的中國話劇亟需返璞歸真,重新回到戲劇本質,創作出本土優秀的、高級的原創作品,絕不能再浪費人力物力制造同質化、重復性、低質的作品。因此,只有兼具強烈的時代特征、鮮明的民族特色以及廣泛的民眾基礎,才能令中國話劇重新煥發出無窮的魅力,融匯于時代的主流。值得關注的是,近年來的中國原創話劇舞臺上,不少作品并未在遵從創作規律、提升創作技巧上有所起色,不僅一些固定的新套路暴露著當下中國戲劇創作中普遍存在的創作思維僵化和模式化的問題,而且一些戲劇演出的門檻隨著市場多層次需求的擴張在不斷降低,隨之而來的是表、導演的專業程度呈現下滑趨勢。如果說,戲劇演出連基本的演出質量和專業水準都難以達到的話,那么又何來對社會對現實的深入開掘、對民族文化和歷史的深刻反思?何談戲劇對于人類精神的探索、對人性拷問以及對于時代的思索?又如何更好地滿足中國觀眾的精神需求呢?因此,為了中國話劇未來的健康發展,必須在正視現實問題與困境的同時,提高對于藝術標準的遵循,無論是專業院團還是民營組織、商演還是職業演出,對于戲劇舞臺的規范、戲劇演出的水準、戲劇精神的追求等,都必須一以貫之地遵循戲劇藝術的審美標準、規律和法則,堅守戲劇的專業素質和專業精神。

          藝在于技、更在于心,只有話劇創作者們不斷挑戰自我、超越自我,才是破局的關鍵。創作技巧的提升不是一日之功,只有先端正創作態度,不投機取巧,精益求精,才有可能破除創作上的僵化、同質化和模式化,煥發出創作內在的精神力量,讓作品透過劇情表面的外在,真正展現出戲劇自身摧毀庸常、震撼心靈的力量。如果創作者沒有發自內心的創作沖動,那么戲劇人物的心靈痛苦與選擇必然顯得虛假。創作態度從一定程度上決定著作品藝術水平的高低,敬業和操守無疑是一切成長和發展的前提和保證。尤其是,在舞臺技術性等大幅提升的情況下,加強劇作和演出的精神內涵就愈發顯得迫切。然而,仍有不少創作者還滿足于以一種戲劇的形式來講述一段生活和故事,處在就事論事或者堆積材料的階段,側重展示現象而忽略對于生活本質的抓取,并未深入到塑造獨特的角色、探索人物的心靈軌跡以及體現獨特情感色彩的戲劇創作的軌道上來。

          隨著政府主導的各種惠民措施和扶持項目的實施,中國話劇又一次獲得了在大眾中進一步推廣、普及的契機,這就要求話劇從業者更加嚴肅、認真地重視和解決創作上遇到的各種問題。例如,近年在話劇創作中被廣泛倡導和實踐的民族化和本土化的創作,絕不應只是把一些民族元素、傳統戲曲的外在形式勾兌進演出,而應是從劇作本身到演出呈現整體上都蘊含著民族文化、民族性格的內涵和氣質,應是一種內在的有機地融會,而非簡單地將民族風格的多種元素或是表現形式加以堆砌和拼貼。就像前輩戲劇家們的民族化舞臺探索之所以獲得成功,正是因其將民族優秀的傳統融會于內,主創團隊不僅擁有著良好的民族文化基礎和功底,還能把充實的內在體驗和強大的外在表達形式調和得相得益彰。尤其是,其民族化舞臺探索的方法不是出自案頭,而是在對戲劇藝術不倦地追求、不斷地實踐中逐漸清晰和加以不斷完善的。而反觀現在的有些創作,戲曲向話劇的無條件靠攏,幾乎是以喪失自身舞蹈性、抒情性的特質為代價,而話劇則只是簡單地點綴些許戲曲的元素,沒有融合的兩層皮自然很難存活。因此,與其說中國話劇缺乏體系,不如說當下更為缺失的是前輩中國話劇人對于舞臺的敬畏、專注和執著的態度。強化民族化、本土化的舞臺實踐,理應是民族精神的重新張揚和復歸,而不僅僅是一些舞臺手段或元素的頻繁使用和點綴。畢竟,所謂的各種體系,其實都不是靠“說”出來的,而是源于日積月累的摸索和訓練,得益于持之以恒的苦心求索方才到達彼岸。

          總之,優秀的劇作可以引發思索,而與之契合的舞臺呈現則能讓這種精神力量的傳遞變得更為有效。只有當更多的戲劇主創們關注于作品內在精神的提煉以及創作的內涵和價值的時候,中國戲劇本身的潛力和活力才能夠真正得以引燃。

          三级黄影片大全性爱视频 - 视频 - 在线观看 - 影视资讯 - 品尚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