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b id="3l7zb"></sub>
      <sub id="3l7zb"></sub>

        <sub id="3l7zb"></sub><thead id="3l7zb"></thead><address id="3l7zb"></address>
        <sub id="3l7zb"></sub>

          <sub id="3l7zb"></sub>
          用戶登錄

          中國作家協會主管

          要在“戲”中寫人

          來源:文藝報 | 余非  2020年04月20日08:29

          立足話劇本體,尊重話劇創作的藝術規律。原創話劇歸根結底要有“戲”,要在“戲”中寫人,要寫處于矛盾沖突中的人,要在寫人中凸顯人性的深度、精神的力度、哲學的高度,要在寫人中彰顯創作主體的美學立場、價值判斷、生命體認。

          由中國國家話劇院和北京市西城區人民政府主辦的中國原創話劇邀請展從第一屆到第五屆,已經形成了一個全國各個院團進行交流和學習的平臺。在一輪輪的展演過程中,各個院團互相觀摩、互動和交流,互相都能夠看到創作上的優點和不足,在此基礎上,各個院團取長補短,進一步完善作品。從五屆以來的劇目看,中國話劇在創作主題、內容上的變化還是比較大的,創作者在藝術處理和表演技巧上都有了較大的進步。

          談論原創話劇,無法繞開我們生活的時代或者說大的文藝生態格局。新世紀以來,隨著文化體制改革的實施,戲劇院團改制改革的推進,演出主體變得愈加多元,除國有院團外,民間演出團體、文化公司競相出現,它們不僅豐富、活躍了戲劇市場,而且對原創話劇創作帶來了不小的刺激。一時間,名目繁多、形式蕪雜的原創劇目競相出現。然而,熱鬧、喧嘩之余,我們也發現,真正能在劇場中打動人心的原創劇目少之又少,加之在現有的評獎、評價機制和市場模式下,一些演出單位常常借原創的外衣,去復制成功的主題模式,實現各自隱性的利益訴求。如此一來,藝術創作逐漸變成了產業鏈上最容易被利用、規訓的環節,原創的審美性讓位于功利性,創作團隊愈加圈子化。

          原創話劇的發展有其自身的規律性,它離不開戲劇文化氛圍的培育、戲劇消費市場的成熟、觀眾審美趣味的提高,也離不開創作主體對于藝術、傳統、現實的真誠敬畏和深切領悟。面對來自影視、網絡的夾擊,以及市場、資本帶來的挑戰,今天的原創話劇有了比以往更多的緊迫感,也是時候該冷靜思考一下未來的發展愿景了。而提升話劇的原創力,首先應當立足話劇本體,尊重話劇創作的藝術規律。

          如今原創劇目的數量不少,但是業內人士普遍的感覺是演出標準變得日益模糊、演出的質量趨于平庸、藝術的感染力相對不足。什么類型的戲都可以成為“原創話劇”,原創話劇正變成一個大籮筐,只要是適合的劇目、新編的內容都可以往里面裝。如此下去,原創話劇只會離“劇”的本真越來越遠。出現這種現象的原因很多,其中很重要的一條在于,很多創作者在“打造”原創話劇的過程中,把“原創”的概念庸俗社會化了,簡單地將原創看作是對新的理念、新的故事、新的人物、新的題材的“發現”,從而忽視了“話劇”藝術創造層面上的獨特性開掘。

          原創話劇可以表現宏大的政治、歷史主題,表現英模事跡、好人好事,也可以展現豐富的民族、歷史、文化蘊涵,但是歸根結底要有“戲”。這種“戲”不僅僅體現在情節演進、矛盾沖突、人物行動等結構內容層面的營造上,體現在戲劇內在張力和詩性意蘊的開掘上,更主要的是要在“戲”中寫人,要寫處于矛盾沖突中的人,要在寫人中凸顯人性的深度、精神的力度、哲學的高度,要在寫人中彰顯創作主體的美學立場、價值判斷、生命體認。比如在2019年的邀請展上,常州市滑稽劇團的《陳奐生的吃飯問題》受到了專家和觀眾的好評。劇中的“陳奐生”雖然是作家高曉聲創造的帶有時代典型意義的人物形象,但是編劇王宏并沒有將文學作品中的陳奐生直接改編在舞臺上,也沒有將他的遭際與性格停留在那個特定的時代,而是重寫了“陳奐生”,并賦予其嶄新的時代意蘊和精神底色。作為農村題材創作的一次較為成功的實踐,該劇有著來自鄉野的本真與自然,有普通農民家庭的日常與悲歡,也有藝術呈現上的真實與樸拙,以及劇作本身對文學性的執著與堅守。這些藝術上的探索或許可以解釋該劇為什么能在北京、上海等大都市受到如此青睞,并引發青年觀眾追捧的原因。但最為根本的問題還在于,該劇的創作者回到了對人的命運的回眸與觀照中,回到了對人心的復雜與深奧的揭示上,回到了對生活的清醒與開掘上。恰恰是這些回歸藝術本真的探索,構成了這部作品與眾不同的特色。劇中,陳奐生的命運與“吃飯”相伴始終,“吃飯”解決了陳奐生的生存、發展問題,同時也映襯著陳奐生的道德與良知。這個陳奐生一點兒也不“高大上”,也沒有作出驚天動地的壯舉,更沒有跌宕起伏的人生經歷,然而,就是在近似家長里短、兒女情長、平平淡淡的生活流中,一個個與農民、農村發展息息相關的歷史訊息、時代課題、生活愿景悄然地呈現在了觀眾面前,讓這個人物成為了當下舞臺上值得用心品評的藝術形象。

          在關注原創話劇的過程中,不能忽視小劇場創作。從五屆以來展演的小劇場原創劇目看,不少作品解決了與時代、市場的關系問題,他們可以把自身的生活體驗、生存感悟移植到劇中的人物身上,可以把最時髦的劇場理念、技術手段、表現樣式化用為自己的戲劇實驗中,可以熟稔駕馭演出市場的游戲規則、觀眾口味,設計最精彩的戲劇橋段,但唯獨缺少了塑造人、揭示人的耐心,缺少了面對藝術的那份精雕細琢的匠心與哲思。越是在快節奏的時代、越是在浮躁的市場環境下,越需要創作者的腳踏實地、回歸初心。從在劇本中好好地寫人開始,從每一個人物語言的錘煉開始,這是提升小劇場戲劇原創力的必經階段。

          回眸歷史,那些中國話劇引以為傲的作品,無不閃耀著思想的光芒、心靈的真實、批評的銳氣、創新的激情,這正是今天的話劇創作者們需要用信念堅守的品質。面向未來,我們希望創作者對待藝術、對待戲劇能懷揣敬畏、虔誠的心態,潛心生活、打磨劇本,真正實現有靈魂、有情懷、有溫度的誠意表達,真正在觸動心靈的精神創造中重煥話劇的藝術生機。

          三级黄影片大全性爱视频 - 视频 - 在线观看 - 影视资讯 - 品尚网